富二代抖音就是这么嗨app

总体上,封林晚小可爱还是很好带的。

大部分情况下,小东西只是吃吃睡睡。偶尔被亲爹亲烦了,也会楚楚可怜的哭上那么一两声以示反抗。

“乖了乖了……不哭了!亲爹抱着呢……抱着呢!”

在这一刻,封行朗似乎将他此生的柔情都给了他的心肝宝贝。女儿的每一声啼哭都让他心疼不已。

雪落稍有那么点儿小嫉妒的盯看着被丈夫小心翼翼呵护在怀里的闺女。

唉,自己给自己生了个小情敌!

“封行朗,我发现偏心得可不是一点点呢!”

雪落一边吃着新鲜超大的草莓,一边斜眼看向怀抱女儿轻拍细哄着的丈夫,“现在心里就只有的宝贝闺女吧?有想过小儿子此时此刻身在何处么?”

已经好多天没有小儿子的任何消息了,雪落还真有那么点儿小担心。

可丈夫却每天就这么没心没肺的宠着他的宝贝女儿,是一点儿都看不出他有担心过他们的小儿子。

封行朗怀抱着女儿依身过来,“现在知道担心了吧?呵,林小姑娘,就应该为当初冲动的行为,付出每天思念虫虫的代价!”

不让女人多天时日心心念念小儿子,她是长不了记性的!

爱吃草莓奶牛蛋糕小美女出浴照

“封行朗,怎么觉得有点儿幸灾乐祸啊?”

雪落直哼哼,“我是每天都心念我家虫虫……不像每天过得这么的没心没肺!只要有女儿在怀,其它什么都能不放在心上!”

“林小姑娘,这是在亵渎我对小儿子的父爱!”

封行朗温情的轻亲着女儿的额头,那满满的父爱都快要溢出来了。

“那我也没瞧见担心虫虫啊!”雪落哼哼着,“得想办法联系上丛刚呢!要再没有我家虫虫的消息,我肯定会心情不好!我要心情不好了,肯定就回奶!然后心肝宝贝就只能喝奶瓶了!想想就可怜!

用才三个多月女儿的口粮来威胁封行朗,还是很管用的。

“林小姑娘,可不带这么任性的!亲夫想办法就是了!”

果然,封行朗还是妥协了。以他对宝贝闺女的独宠和溺爱,又怎么可能舍得让他的心肝宝贝喝没体温的奶瓶呢!

“这还差不多!就给三天时间,要是还联系不上丛刚,我就给女儿断奶!”

“……”女人自己一时冲动犯下了错,现在竟然还能反要挟他?这算怎么回事儿呢!

封行朗真有些无语:都是自己娇惯出来的,又能埋怨谁呢?

安顿好妻子和女儿之后,封行朗回到书房继续办公。

似乎有些心神不宁,封行朗扫了一眼时间,晚上九点半;这个时间点……

封行朗拿起手机,便给丛刚打去了视频电话。

在作响了两三秒后,便被接听了。屏幕上一片昏暗。

“在干什么呢?黑漆漆的!”看不清画面的封行朗有些不满的哼问。

“封大总裁,有点儿公德心好么?折腾我也就算了,现在可是连自己的亲儿子也在一起折腾……”丛刚的声音压得低沉而困乏。

“才九点多,就睡了?这么犯困……玩女人玩累的?”封行朗冷哼。

“封大爷,难道不知道有‘时差’这种东西的?现在可是凌晨两点多……”对于封行朗这种从不顾及别人感受的家伙,丛刚也挺无奈的。

不过封行朗在打这通视频电话时,还真没考虑到时差这回事儿。他是想打就打了。

“怎么这么累?白天都干什么了?”

封行朗有些不满丛刚这种‘萎靡不振’的模样。

“说我怎么会这么累?家小祖宗可比还难伺候……我也是人,我也要睡觉休息的好么?”

玩嗨起来的封虫虫小朋友,真的是精力旺盛。他只顾玩到也轻松,但丛刚还得时时刻刻注意着他的安全,生怕小东西出个意外不好跟魔鬼亲爹交差。

再说了,现在是凌晨两三点,正值沉睡的好时候;却被封行朗给折腾醒了。

“丫的是不是老了?连照顾个孩子都精力不足?”

封行朗的言语里满是嘲讽的意味儿。在妻子雪落的监督之下,封行朗白天的办公时间会减半,休息的时间也就多了。也就是说,此刻的封行朗精神劲头很亢奋。

“困着呢……没什么事儿我挂了!”

丛刚后悔自己真不该答应封行朗会二十四小时候着他电话的。

“不许挂!我要看我儿子!”封行朗哼声。

“小虫睡着……”丛刚压低着声音。

“睡着也要看!”封行朗执意要见着小儿子虫虫。

实在拗不过能折腾的封行朗,丛刚便将怀里的空调被掀开了一些。

“看不清!”

“……”丛刚无奈的吁叹一声,伸手将床头的台灯打了开来。

画面温馨得让封行朗鼻间泛酸:小儿子窝在丛刚的怀里睡得正绵实;一条小短腿还惬意的搁在丛刚的腰上,那小模样是又享受又傲娇。

这一刻,封行朗真的好羡慕小儿子能有这样又拽又放肆的童年经历。可以肆无忌惮的享受着丛刚对他的关爱,一路陪伴,一路成长。

感觉到凉意,小家伙本能的朝丛刚的怀里贴紧了一些。丛刚带给他的不仅仅是安全感,还有那深沉的关心和爱护。

“看够了吧?”见封行朗良久不说话,丛刚淡问一声。

“让,让我多看一会儿。”

似乎觉察到自己的声音有些沙哑,封行朗遮掩式的补充说道:“几天没见着……想他了!”

“封大总裁,这就煽情过了吧?忘了……昨天还在视频里吼过亲儿子呢!”

不知为何,原本不擅言语的丛刚,潜移默化里喜欢上跟封行朗互怼了。但这也得看心情,分情况。

“我想我自己的亲生儿子,一个外人也有意见?”封行朗强调着‘亲生’的字眼。

“好,我没意见了。”丛刚不想跟已经动怒的封行朗继续争执。顿了几秒,封行朗又恢复了温声和语,“明天我让温迪给打钱!要吃最好的,住最好的,玩最好的!不用替我节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