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传媒映画欧阳晶观看

东宫的侍卫统领,说好听一点,是太子卫队的首领,说不好听点,那就是太子贴身的奴才。恒连和张思政二人一干就是十年,这让不少人恨他们恨的牙根都直痒痒。

谁不知道太子登基御极之日,就他们俩官拜太极宫正副统领之时。那可是正三品的大将军啊,只要靠住了年头就可以封侯拜将,这样的好事上那找去。对于这一点,恒连二人也非常清楚,所以多年以来一直忠心耿耿的侍候着太子,不敢有一丝懈怠。

就像太子以前说的那样,他们二人的优点就是听话,只要是李承乾吩咐的事,执行起来那是一点折扣都不打。这不,刚刚完了的坑,二人也都亲自跳下去试试,看看能不能达到太子所要求的标准,用殿下的话说,杀人也是一门艺术,丝毫不可以马虎,否则总有一点会因此付出惨烈的代价。

把那几位油头粉面的公子哥弄到坑里后,他们二人亲自往里面填土,一直埋到地面上只剩下头颅才停止。随后又用小刀在他们光秃秃的头顶上开了一个小口子,然后把早已准备好的元水倒了上去。

对于恒连等人用的方法,刘殷等人非常纳闷,你说这是活埋吧,也不是,毕竟人家给你留出喘气的余地,说不是呢,又把整个身子都埋进去,这不疼不痒的刑罚是什么意思?

虽然不明白太子是什么意思,但几人也不敢多问,毕竟人家太子已经开恩了,要是再把这位小爷惹怒了,那这可就没法办了。

他们当然不知道李承乾是什么意思,这就刑罚叫土刑,就是把人埋在土里后,然后再利用他们头顶元水,也就是水银,与地压结合在一起,迫使受刑人在巨痒的情况下不断的挣扎向上,直至挣脱下那张完整的人皮为止,真可谓是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这种极痒极痛的刑罚是很不人道的,李承乾也仅仅听说过,要不是这几个兔崽子在李唐皇室的脖子拉屎,彻底的激怒可他,李承乾也不绝不会如此残忍的方法折磨他们。

就在这几个小白脸喊出痒的时候,李承乾立刻让侍卫把刘殷几人摁倒在地上,他需要让他们记住这一刻,亲眼看着自己的儿子成为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好让他们长个记性,皇室的尊严神圣不可侵犯。

于是,就在几个人鬼哭狼嚎之际,李承乾面若寒霜的对刘殷等人说:“心疼了吧,是不是心如刀割啊,那你们纵容家中子弟侮辱皇室的时候,为什么不设身处地为陛下想想呢!

孤告诉你们,你们几家不仅要把部曲、佃客都交出了,甚至还要把土地都贡献出来,而且必须是上表自愿的。”

看着自己的儿子已经把头上的皮都挣脱了,刘殷闭着眼睛,一脸痛苦的地说:“殿下,他们几个是死有余辜,可你不能用如此残忍方法去折磨他们,如此,还不如给他们一刀来的痛快了。”

白纱裙美女赤脚漫步海边浪漫写真

“残忍,这话从何说起,对待极恶之人就该如此,否则太便宜他们了。要不是顾忌陛下的颜面不至于在人前太难看,你们族老小都会照此处理。不要跟孤提什么父子情深,为了苟活性命,你们刚刚不是已经舍弃了他们吗?呸。……”

狠狠地吐了一口后,李承乾抱着膀子欣赏着眼前这几对父子唱的大戏,那可是哭都找不着调儿了。那几个小白脸哭是因为他们又疼又痒,求生不能,求死不得。他们又不是硬汉,不敢咬舌自尽,所以就不断的承受着这种痛入骨髓的刑罚。

而他们的父亲则是为自己的无耻和无能而哭,是的,太子的话击穿他们内心坚硬的心里防线,首先,孩子们这么作是出于他们的默许,就如太子所说,他们一开始就是抱着不臣不孝的目地。

然后,又为了苟活,先是放弃了儿子的性命,回过头来了又放弃了部曲、佃客,这一切都是他们咎由自取,如果诚心侍主,严训家中子弟,这样的灾祸又怎么会降临在他们头上呢。

稍时,皇帝的侍卫统领翟长孙带人从宜春亭大门走了进来,看着地上那几个血人,久经战场的翟长孙不由的吸了一口凉气。后面跟他一道来的侍卫更是不争气,纷纷扭头跑了出去,不一会,外面的剧烈的呕吐声就传到院子中。

皱着眉头的翟长孙上前几步,拱手言道:“太子殿下,陛下在飞霜殿等您呢,请殿下移驾!”

点了点头后,李承乾一边掸着身上灰尘,一边对刘殷等人说:“孤现在把他们还给你们,回去后记得把奏章写好送到中书省,否则,是什么下场,你们应该知道。”

“对了,今天事要烂在肚子里,要是让孤听到了什么风言风语,那就准备好逃命吧,天王老子也救不了你们的九族。”,话毕,一拂袖子,李承乾在翟长孙等人簇拥下离开了宜春亭,院子中留下的只是在地上打滚的血人和他们手足无措的父亲。

进了飞霜殿,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在捂着腮帮子痛哭的丹阳公主,李承乾特意上面两步,从手指的缝隙中可以看到红色的印记,不用多说,这是皇帝这个当二哥的特意赏赐妹妹的大耳雷子了。

冷笑了几声后,李承乾收拾了一下衣服,离着老远给帝后行了一礼,随即沉声说:“启禀父皇、母后,尾巴,儿臣已经收拾利索了,今晚发生的事儿不会有任何人说出去,丹阳姑姑和武安郡公的婚事还可以正常举行。”

对于李承乾为什么站那么远回话,征战一生的皇帝怎么能不清楚呢,他知道儿子是怕自己一身的血腥之气冲撞了皇后,就凭着这份体贴的孝心,李世民在心中不由的赞叹了一声好儿子。

“观音婢,回头让李淳风看看那天是好日子,让这个不知羞的东西早点嫁过去吧!好了,你们先下去,朕还有话要跟高明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