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88_a5283

   ,最快更新蚀骨缠绵:痴情阔少强宠妻最新章节!

   随后,封小虫又补充说道:

   “要是把爹地刚刚秒晕的事情告诉了妈咪,那妈咪肯定会立刻飞来回的啊!爹地就有妈咪照顾了之后,还需要的十五哥哥每天都来吗?”

   小虫哥的这番话,让林晚恍然大悟。

   要是把妈咪叫回来了,那十五哥哥就不能每天来家里照顾爹地了;

   那样自己就不能每天见着十五哥哥了哈!

   林晚立刻捂嘴道:“我不说了,不说了!”

   “嗯,这才聪明嘛!的十五哥哥肯定不喜欢小傻妞儿的!”

   要说封小虫这智商,真是封行朗的小翻版。

   似乎还有那么点儿青出于蓝胜于蓝的意思!

   对付刁蛮、任性的妹妹晚晚,那肯定是绰绰有余的!

   “我去看看爹地!”

  
爱动物的小女仆

   林晚立刻朝客房方向飞奔过去。

   “真是个小傻妞儿!”

   目送着晚晚妹妹朝楼下客房跑去,封小虫朝着丛安安说道,“安安,我们吃饭吧!有爱吃的水晶蒸饺哦!我特意让保姆提前给做的!”

   丛安安也没什么心情吃晚饭。

   “小虫子,不知道我爹地替爹地试吃了什么药……我好担心我爹地!”

   对于自己这个处处为小虫子爸着想的爹地,丛安安也无力改变什么。

   谁让自己的爹地欠了小虫子爸的一条命呢!

   也不知道要还到什么时候!!

   “放心吧安安,刚刚我给大虫虫检查过了,大虫虫只是犯困,身体机能还棒棒的!”

   其实封小虫担心丛刚,要比担心自己的亲爹多。

   “可是……可是爹地万一像爸爸一样突然摔倒,磕伤碰伤了,我们也照顾不到的啊!”丛安安真的好着急。

   “晚上大虫虫和我爹地回来,我们可以照顾着;白天的时候,我们送走林晚那个小傻妞儿后,可以跟去GK风投啊!我爹地最近嗜睡,应该不会安排出差的!”

   封小虫提出了实质性的解决方案。

   “可是,我们要怎么说服我爹地同意我们跟去GK风投啊?”丛安安惆怅的问。

   “放心吧,我有办法!到时候我就说,是我想爹地了,放心不下他!”

   封小虫的宗旨就是,揽过一切责任,不让安安被大虫虫批评。

   “小虫子,真讲义气!”丛安安夸奖道。

   “对好,是小虫子我的毕生追求!”

   这样的表白,朴实无华,却又真诚之极!

   ……

   楼下的客房。

   封行朗已经被封十五安放在了床上呼呼大睡着。

   丛刚坐在离床只有一米远的沙发上,静静的看着酣然入梦中的封行朗。

   “师傅,我义父究竟得了什么病呢?”封十五压低声音弱问。

   因为封十五实在想不出来:医学如此发达的现在,是什么病还需要师傅丛刚给义父试用药物?

   “义父没病!”

   丛刚缓缓的挪动了一个舒服的躺姿,“只是有嗜睡的不良反应!”

   “那您没事儿吧?”

   封十五愿意相信师傅丛刚的话;但客观事实,又让他有所怀疑。

   “我没事儿!只是草率了!”丛刚微微吁叹。

   现在看来,也的确是他草率了。

   最安,也最行之有效的办法应该是:自己提前半个月试药,确定药物的不良反应,以及药效之后,再给封行朗用药也不迟的!

   现在好了,自己还得拖上一个困乏的身体,二十四小时盯看着封行朗这个大爷!

   “师傅,以后要是试药,您让我,或是让卡耐试药也好啊!您要是病了,连个主持大局的都没有!”

   封十五依坐在床沿边上,“看刚才那叫一个乱!也怪我不好……”

   “不怪!”丛刚幽声浅叹。

   除了他丛刚,又有谁有义务一心一意眼里只有他封行朗呢?!

   那不是强人所难了嘛!

   “还好没摔着我义父,不然我可要愧疚死了!”

   在丛刚面前,封十五更像个孩子。

   “好在封行朗自己命大!”丛刚淡淡一声。

   ‘咚咚咚’,客房门外,传来了林晚的叩门声。

   “十五哥哥,我爹地怎么样了?晚晚不放心爹地……想进去看看。十五哥哥开开门吧!”

   丛刚的眉宇微蹙,“十五,这里有我守着,去把那丫头哄走!”

   “那万一……您也睡着了呢?”封十五紧声问。

   “三个小时内,义父醒不了!别让人进来打扰了!”

   丛刚从身上拿出软带,一头系在封行朗的手腕上,一头系在他自己的手腕上。

   “那您跟义父先休息着。我三个小时后再进来!”

   看了一眼酣然好梦的义父,封十五又从床头拿了条毯子给师傅丛刚盖上。

   等林晚第二次叩门声,封十五已经从客房里闪身出来了。

   “晚晚快别敲了!爹地和毛虫叔已经睡下了!估计是服药后的不良反应,醒了就没事儿了!”

   封十五一边关上客房的门,一边半推着林晚的身体朝门外走去。

   “我就进去看我爹地一眼也不行吗?”林晚哼声。

   “怎么,还不放心十五哥哥啊!”

   为防止林晚这丫头又来敲门,他便牵着她的手朝客厅走去,“乖,陪十五哥哥去吃饭!”

   “好耶!正好晚晚也没吃饱呢!”

   就只是牵了下小手,‘晕厥’的爹地就已经被林晚抛之脑后了。

   这还好不是真的昏厥,不然当爹的封行朗那得多心凉啊!

   这么多年悉心照顾、无限宠爱的‘花朵’,就这么被封十五这家伙给拱掉了!

   餐桌上,封小虫在伺候着丛安安吃晚餐;

   林晚则伺候着她的十五哥哥吃着石斑鱼。连鱼卡都一根根的替封十五挑出来了。

   只要林晚这丫头不去烦着师傅和义父,她爱怎么挑鱼刺,就让她挑着吧!

   至少也能安静消停点儿!

   这画面,要是让封行朗看到,他非得气醒过来不可!

   这小儿子成了丛安安的小奴隶也就算了;

   这唯一的女儿竟然成了伺候别人的小保姆?!这让封行朗怎么接受得了啊?!

   在封行朗看来,自己的女儿应该是高高在上的公主,要是被万人敬仰和叩拜的。

   “小虫,吃完晚餐,带着两个妹妹上楼去休息!我守在楼下!”

   封十五吃掉了林晚给他剔好鱼刺的石斑鱼后,才朝着封小虫吩咐一声。

   “安安和晚晚上楼睡就行了,我留在楼下陪一起守着大虫虫和爹地吧!”

   封小虫体贴的说道,“我爹地很难搞的。他要是乱发脾气,我还能帮挡挡!”

   不得不说,封小虫是真体贴。

   也从侧面反应出一个问题来:他爹地封行朗发起脾气来,的确有点儿渣!

   “还是我留在楼下陪着吧!”

   林晚立刻插嘴说道,“只有我才能搞得定我爹地!”

   “是想留下陪的十五哥哥吧?”

   封小虫哼哼一声,“封林晚,我奉劝还是不要这么早熟的好!万一被爹地知道早,爹地到是拿没什么办法,但的十五哥哥怕是要遭殃了!”

   封小虫看问题,总能这般的一针见血。

   “呵呵!还好意思说我早?”

   林晚嗷嗷直叫起来,“看看自己,都跟丛安安谈了多少年爱了啊?每天吃在一起,住在一起,睡在一起……们才早好不好!!”

   “封林晚!能不能小点儿声?!”

   封小虫狠气的说道,“再这么瞎嚷嚷,小虫哥就要削了!”

   “敢!敢削我,我就去把爹地吵醒!然后让爹地揍P股!”

   为表达恐吓,林晚又补上一句,“连丛安安的P股一起揍!!”

   “冤有头债有主,釜让爹地揍我就揍我,关安安什么事儿?这个不讲道理,且胡搅蛮缠的臭丫头!”

   封小虫的意思是:可以让爹地打我,怎么打他随意;但们不能动我的安安!谁动我跟谁急!包括渣爹也不例外!

   “行了,都给我闭嘴好好吃饭!”

   封十五低沉着声音呵斥道,“要是把义父吵醒,们都得挨揍!”

   餐桌上终于安静了下来。

   自始至终,丛安安都没有接一句话。

   就连林晚说小虫子跟她睡在一起了,她都没生气!

   因为她根本没心情去为了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儿生气!

   跟林晚斗嘴,简直就是在浪费时间和口舌!

   完不值得!

   吃完晚饭后,丛安安第一个上楼去了。

   “安安,睡我的房间吧!我给先把床铺好。”

   封小虫殷勤的跟上了丛安安的脚步。

   “晚晚,也要上楼睡觉去吧!”

   封十五朝着磨磨蹭蹭的林晚说道。

   “十五哥哥,我还想在楼下多陪一会儿。”林晚撒娇道。

   “不听话是不是?”

   封十五冷哼一声,从身上拿出手机,“那我还是叫个电话的来吧!嗯……就叫封团团来!”

   “不要!”

   林晚立刻按住了封十五的手机,“不许叫团团姐姐来!!”

   “那乖乖的上楼去睡觉,我就不叫!不然老吵着我睡不好,我只能叫封团团来陪我说说话了!”

   要不是义父的亲生女儿打不得,像林晚这么任性,封十五早动手了。捆了了双手双脚,再封上嘴巴,往她房间里一丢,多省事儿!